不敢生因为养不起?新北市多元托育方案,解决年轻夫妻不敢生养的

发布时间:2020-06-14 已收录 阅读:464次

养不起、没人帮忙照顾,正是现今台湾年轻夫妻不敢生小孩最常见的两大原因。根据内政部户政司统计,2017年我国平均每名育龄妇女于15至49岁所生的子女数仅1.13人,这数字排名全球第3低,仅次于新加坡的0.83人与澳门的0.95人,新生儿人数仅19万3844人。

年轻夫妻想生也养不起,「已婚不生」渐成趋势

依照人口学家普遍看法,总和生育率至少要达到2.1,才能达到世代更替水平。(注1)台湾新生儿越来越少,「已婚不生」的双薪顶客族渐成为趋势,若状况持续恶化,老年人口愈来愈多,势必影响台湾经济结构。

幼托负担沈重,年轻夫妻即使想生也养不起,更不用说生第二、三胎。为解决少子化问题,中央、地方纷纷祭出补助,盼能改善生育率低迷。

丁小姐是新北托育补助的受惠者,私托负担沈重,本打算将小孩送到公托单位,但名额抽到备取70几号,要「请假自行带小孩」,还是「勒紧裤带送私托」,成了丁小姐的两难。「我很幸运,找到一间有加入联盟的私托,费用比一般私托行情少近一半,环境、设备都不差,配合政策还有额外补助,压力少很多。」

丁小姐娘家远在云林,公公一个人也不方便帮忙带孩子,若自行在家带孩子,家裏少一份收入,对于家中经济状况是很大损失,能不能找到后援帮忙照顾是丁家决定生不生的最大因素,「第二胎是想都不敢想,影响生活品质太大了,除非哪天薪资提高,有多余的钱才会想生。」

不敢生因为养不起?新北市多元托育方案,解决年轻夫妻不敢生养的
是否送托,家长最在意的不外乎环境是否符合期待、价钱可否负担,住在新北市的丁小姐,同样也有这样的考量。

同样育有一子的王先生说,照顾小孩的花费、接送负担都是考量生育的主要因素,遑论生第二胎,「如果妈妈在职场上已发展到某阶段,暂离职场很容易遇到升迁问题,我想这也是台湾很多妈妈,顶多选择生一胎,第二胎会相当犹豫的原因。」

王先生选择将小孩送到私托,第一个考量点就是地点,「因为接送方便,再来就是费用,第三则是照顾的时间,私托能弹性延长时间,配合工作不定时的加班需求,公托还有寒暑假问题,且中籤率又低。」私托单位加入合作联盟后,托育补助虽然不无小补,但顶多只能算是「小利多」。

根据卫福部2014年的委外研究指出,一个小孩的托育费用不高于家户所得的一成五,才有可能增加生养第二胎的可能。然而,儿福联盟政策中心调查却发现,台湾目前育有一名子女的家庭,约有高达六成其托育支出占总收入逾两成以上,这也难怪愿意再生第二胎的家庭并不多。

不敢生因为养不起?新北市多元托育方案,解决年轻夫妻不敢生养的
8月托育新制上路后,补助条件放宽,希望鼓励未来有生育计划的青年家庭,能够因此而降低部分经济负担。
新北调整托育补助金额,家长「相当有感」

在中央托育新制上路前,新北市政府早已推动公共托育合作联盟(简称合作联盟),限制加入的私立托育业者每月收费不得高于2万元,政府每月提供3000元托育补助给家长,但因补助金额并不算高,对家长来说仅解决部分问题,不少家长仍选择将小孩送到高价位的私托。

为进一步拉近私托与公托收费差距,今年8月后新北市托育补助随之「调整」,从每月3000元一口气调涨到6000元;反之,若是将小孩送到「未加入」準公托的私托单位,则视同家长自行照顾小孩,一年下来就差7万2000元,对于家长来说就相当「有感」。

新北市政府藉此想解决的,不外乎是两大部分:一是企图帮忙家长减轻幼托支出,二则是趁机改善幼教人员长期以来的血汗问题。

私立托育业者、四季托婴中心主任赵于涵指出,本来家长托育选择多以公托为优先,补助提高后,她的私托询问度也跟着增加,而新北公共托育合作联盟还有每年5万奖励金,让机构改善环境与设备,也会有幼教专家学者定期给予指导,「等同免费谘询顾问、政府挂保证」,硬体设备、托育品质都有所提升,收托人数明显增加不少。

再加上,托育补助条件放宽,不需双方父母皆在职,吸引家长送托的诱因增加,也让二度就业的家长能放心找工作,对减轻家长经济压力无疑是最大支持。

不敢生因为养不起?新北市多元托育方案,解决年轻夫妻不敢生养的
赵于涵主任以私立托育业者的角度出发,认为托育补助新制上路后,不少家长前来询问公共托育合作联盟的差异。

私托加入联盟,「等同政府挂保证」收托人数明显增

赵于涵表示,本来家长托育选择多以公托为优先,补助提高后,她的私托询问度也跟着增加,再加上新北公共托育合作联盟还有每年5万奖励金,让机构改善环境与设备,也会有幼教专家学者定期给予指导,「等同免费谘询顾问、政府挂保证」,硬体设备、托育品质都有所提升,收托人数明显增加不少。

赵于涵解释,每学期顾问会来三次,提供环境、教材等改善建议,若学期中发现孩童有特殊问题,像是发展迟缓、过动等,也能藉由顾问转介「发展巡迴辅导」。「这都是加入合作联盟才有。」

落实幼托公共化,提高公托服务量,让年轻父母放心生育

目前新北市已有58家公共托育中心,家长每月仅支付6000元托育费用,2017年为扩展公共托育服务量,开始推动合作联盟,与私立托婴中心及居家托育人员合作,除要求私立托婴中心及居家托育人员价格上限管制外,大量专家学者实际进入托婴现场的辅导培力,全面提升托育品质及持续增加的服务量,也受家长好评。

其中,合作联盟托婴中心或居家托育人员,每月除中央托育补助3000元外,更提供增额6000元的补助,约是一般市场价格的6-7成,对减轻家长的经济压力无疑是最大的支持。

根据新北市社会局统计,截至7月以来,新北市已与94家私立托婴中心及2692名居家托育人员结盟提供托育服务,目前总计可提供约9543个公共托育名额,新北市2岁以下的家外送托率也从2011年的8%提升至27%以上。

不过,新北市政府要做的不仅止于此,新北市长朱立伦认为,「补助不能解决托育问题,新北市这几年努力成立公共托育中心,以及推动公立幼儿园增班才是正轨。新北市政府的基本态度有两项,第一,推动公共托育中心的决心与速度会继续努力,不受影响;第二,新北市公共托育合作联盟的补助措施一样持续、没有改变。」

不敢生因为养不起?新北市多元托育方案,解决年轻夫妻不敢生养的
持续扩大公共托育合作联盟,为新北市的民众降低育儿负担,让想生又不敢生的青年家庭,能够放心规划未来,是新北市政府未来着力的目标之一。

提到普及公共托育政策,大家第一个联想到的往往是北欧制度,据报导所述,「公共托育发展最早、提供比例最高的是丹麦,从1950年代就开始拓展托育福利服务,并于1999年制定全面性政策,促使地方政府保证所有具托育需求的六个月以上幼儿都可以得到托育服务。」

报导也说,「在北欧各国,生育率最高的反而是具有大学学历的女性,由于普及公共托育政策让她们能够终身投入职场。由此可推知,唯有藉着普及公共化托育政策使工作/自我实现与生育并容,女性的教育投资才能充分发挥作用。」

可见,如何能真正落实幼托公共化,提高公共托育服务量,才是让年轻父母放心生育的关键之一。中华民国学前教育发展学会理事长罗秀丽说,补助能解决的是「已经生出来的」托育问题,整体大环境的不景气、低薪困境才是年轻夫妻不敢生的关键问题,职场普遍低薪、长工时的不友善,也让双薪家庭面临极大的托育困境,更需要政府想办法解决支持。

公托发展困境:承接专业团体量能不足、人才短缺场地难寻

不过,公托中心也面临发展挑战,能承接公托的专业团体不足,目前已有5个团体承接3至6个公托中心的情形,托育人员也因每年幼儿保育毕业人数下降,使得人才短缺,公托场地更是难寻觅,加上公、私托价差,公托候补人数往往居高不下。

目前全国一百多所公托中心,新北市就佔了58所,收托人数也佔全国近六成,无论是家数和收托人数都遥遥领先其他县市,接下来除了持续增加公托数量,与私托单位合作,让私立托育服务和费用跟公托一样平易近人,成了接下来新北市托育政策努力的重点。

新北下一步:扩大公托合作联盟,倍增托育服务量

新北市长参选人侯友宜认为,新北市的下一步,就得是扩大公共托育合作联盟,让家外托育服务达倍增达1万8千名幼儿收托,并增加托育费用补助,公私协力真正落实幼托公共化,赓续公共托育中心设置,并增加补助企业托育,同时结合相关专业组织团体设置社区托育,就近在地设置托育服务设施,满足家长可近性托育需求。

侯友宜也主张设置专责托育管理处,并提供奖励金,用以改善托育人员劳动条件,扩展托育人力资源,并藉由智慧化科技整合托育服务,让更多父母亲能够安心将孩子送去家外托育,家长可随时用手机APP观看,以有效解决家长与机构、托育人员资讯不透明、不对等的状况,同时也透过资讯的收集、运用大数据分析,办理成效发表,提出有效解决托育现场照顾负荷方案。

侯友宜指出,生养不应该只是个人责任,更应该是国家大事!如何让台湾年轻人愿意生?除了解决长工时、低薪资环境,提供平价、优质、大量、可近性高和永续的公共托育照顾服务网络,政府责无旁贷,这也是政府所能给予家长最实质的帮助,让公托服务量4年翻倍,才能尽可能解决堪称「动摇国本」的公共托育问题。

注1:根据国发会网站指出,总和生育率之所以是2.1,是假设每一位女性在终其一生至少会生一名,又假设出生性别比例为一比一(男女人口一样多)则总生育率为2是刚好平衡。

但实际上,女婴出生到达到育龄再到育龄结束,很可能死亡,所以替代水準应略高于2,人口数量才会增加而非衰亡。因此,替代水準一般而言以「2.1」为标準,这只是一个特定人口群体在特定时间的统计数字。